精彩小说

第236章 回去?

林家成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236章 回去?

????冯宛低下头来,任由额头碎发挡住了自己的眼。这么一会功夫,她又有点想吐了,冯宛连忙伸手捂上嘴。

????这时,清风吹来,它吹来了车帘,冯宛抬头,正好看到那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中,那个面容美丽的女子羞怯期待的笑容。

????那笑容,多好啊。那是一个女人对未来,对自己的良人,满满地期待。

????冯宛闭上双眼,向后轻轻倚上。几乎是突然的,她不愿意回到都城了。便这么着在离城呆下去,到得时机合适时,再找到曾老叔和曾秀。相信有了他们和积累的钱帛,她也可以过得很好。

????冯宛的性格一向理智,要是以往,她第一个想法永远是,回到都城,把一切事情弄得明明白白后再做打算不成。可不知为什么,她现在就有点任性,就想这么把自己藏起来。不去想卫子扬,也不去想与他有关的大事小事。

????在冯宛无力地倚着车壁寻思时,马车晃了晃,停了下来。接着,婢女们欢喜地叫道:“到了到了。”一个个高兴地爬下了马车。

????跟在后面,冯宛也下了马车。她跟着众人进入一个府第。这府第依冯宛的眼光看来,也就是普通。里面来来往往,吵吵嚷嚷的,倒是热闹得紧。

????进了府门,粗须大汉几人似是忘记了她的存在。冯宛也懒得去想,便跟在众婢女身后。

????倒是一个一路同行的婆子忘起了她,吩咐了几句,让她领来了铺盖和衣物,又吩咐她与众婢女住在一个大房间中。

????冯宛很安静,也很听话。她把铺盖等物都张罗好后,便老实地拿起一个扫帚,在院落里清扫起来。

????——趁他们还不知道给她安排什么工作时,她且自己给自己安排一个。

????果然,那婆子见了,对另一个管事的妇人笑道:“这妇人倒是个实诚的,也不知王护卫他们是不是有别的吩咐,干脆这几日,便让她清扫这院子算了。”

????管事的妇人无可无不可,点头恩了一声,这事便算落定了。

????此时,天空还炽热着。冯宛低着头,有一下没一下地清扫着,灰尘被扫得高高扬起,很快便扑了她一头一身。原来便不曾整理的冯宛,这下更是灰头土脸了。

????一路上,经过的婢女们蹙着眉,绕道避开了她。对上她们毫不掩饰的鄙夷的目光,冯宛微微一笑,又低下头来认真清扫。

????到了她这个地步,对世人的毁誉已经不再在意。何况,眼前的婢女们,实是渺小得微不足道?

????一连二天,冯宛除了休息吃饭,便是清扫。院落不大,被她这么一做,倒是干净得异常。

????因她做了这种工作,便是一路同来的婢女们,也似乎遗忘了她的存在。

????冯宛喜欢这种遗忘,她喜欢这种静静清扫,只有天和地,只有她和身下的这个院落的感觉。她感觉到,只有这样,她才能让自己清净起来。

????转眼,夕阳西下,又一个傍晚到了。

????冯宛放下扫帚,怔怔地望着天边的夕阳出神。这两日,每日清晨时,她便会出现呕吐眩晕的现象。同时,她也清楚地感觉到,自己的脉,确实是滑脉。

????要是以往,她有了这个怀疑,无论如何也会找到大夫把事情落实。可现在她身无分文,再说,她也知道,这种胡地的普通大夫,那医术未必就比她自己高明多少。

????其实,用不着落实,她也知道,自己多半是怀孕了。

????怀孕了,多好啊。她的腹中,有了一个她与卫子扬的孩子。低头抚着肚子,冯宛暗暗忖道:不过孩子千万不要长得像他的父亲,不然的话,他这一生,也难得安宁。

????一个高挑美丽的少女,正在婢仆们地筹拥下走来,无意中,她瞟到了冯宛,秀眉蹙了蹙,少女问道:“这个妇人是?”

????虽是旧衣旧鞋,虽是灰头土脸,可那挺得笔直的腰身,那明亮的双眼,不该是一个卑贱的贫民妇人所有,因此少女有此一问。

????“小人去问问。”

????不一会,那仆人跑了回来,向少女禀道:“大姑子,这妇人便是王护卫他们带回来的那个。”

????“是她?”少女矜持地说道:“叫她过来。”

????一个婆子连忙上前,对着冯宛命令道:“呶,你这妇人,大姑子叫你过去呢?”

????冯宛应了一声,低着头跟在那婆子身后走去:这个大姑子,便是那粗须大汉等人口中的女郎么?也不知是不是她找的我,如果是,她要做什么?

????看着低着头,无精打采地站在自己身前的妇人,少女不满地命令道:“抬头看我。”

????冯宛老实地抬起头来。

????少女细细端详着她的一双眼,问道:“你眼睛生得好,可识字?”

????冯宛摇了摇头,哑声道:“不识。”

????“不识?”少女有点失望,她蹙眉问道:“那你出身如何?”

????冯宛苦笑了一下,喃喃说道:“早年家里也曾富过,不过这几年战乱,早败了。”

????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她气质与众贱民不同了。

????少女想到她不识字,依旧蹙着眉头。见她不高兴,一个婢女嘀咕道:“王护卫也真是的,找人过来的时候也不问一问。”

????婢女的话,让少女更烦了。她挥了挥手,厌恶地说道:“罢了罢了,就当多一个吃饭的吧。你去吧。”

????“是。”冯宛慢慢退下。现在的她,没有心情打听这个少女找的倒底是什么样的人,要用来干什么。在她来说,心底里也没有把这个当成多大的事。

????老实地回到院落里,冯宛又开始清扫一下,便发呆一下。

????太阳西沉了。

????这时,一个脚步声传来,几个婢女细细地议论声传入她的耳中,“街道中变得热闹了。”

????“好似多了些陌生人。”“是一些游侠儿,我识得的。”“听说这些游侠儿是来寻人的?”“恩,早听说了。说是那个冯夫人的属下不死心。”“卫将军都放弃了,他怎么还不死心?”“谁知道呢?说起来那属下也挺忠心的,附近的城池都派了许多游侠过去。听说这方圆数百里的山寨流匪,这几天的日子都不好过。”

????听着听着,冯宛慢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????曾秀来寻他了?

????山寨流匪日子不好过,每个城池都有游侠?曾秀哪有这么多人手,莫非是子扬他借曾秀的名义行事?

????想到卫子扬,冯宛心漏跳一拍。

????几个婢女议论纷纷时,只听得一个男子的哧笑声传来,“那个属下也真是不死心。冯夫人早就死了,尸体都挂在都城城门了,他还找什么?”

????这话新鲜,众人连忙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。

????那男子身材矮胖,在叽叽喳喳询问中得意地昂起头说道:“你们的消息迟了吧?这事已经发生三天了。卫将军入都城的第二天,那妇人的尸体便被仇家挂到了城门上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他声音一压,低低说道:“那尸体还是裸着的呢。听说死前可是经过一番折腾的。啧啧啧,这才是打脸啊,自己指定的皇后成了这个样子,卫将军可气了。”

????这更是大新闻,众人更是好奇。一时之间,院落都变得闹哄哄的了。

????冯宛慢慢抬起头来。

????她的尸体被挂在城门示众?还裸着?事情是发生在卫将军入城后的第二天?

????寻思了一会,冯宛双眼眯起:莫非,做这事的是十五殿下?那天明明被揭破了行踪,他不但不杀人灭口,还故意提及自己的事,便大不寻常。

????想到这里,她慢慢转身:不管这个传闻是真是假,自己是不能缩在角落里了。还是回到都城亲眼看一看吧。也许,她可以想法子让卫子扬知道,她还活着。

????至于要不要再回到卫子扬身边,她还没有想好。她只是,不能这么什么也不做,便躲着缩着,让她的敌人太过得意。

????拿着扫帚,冯宛慢慢地饶着附近的墙头转了一圈。见到围墙高耸,不能轻易翻过后,冯宛回到了寝房中。

????第二天一大早,天边还没有亮,冯宛便把自己梳洗一清。梳洗过后的她,眉目秀致,气度高雅,身上的婢仆旧衣,压根就不能掩去她的风采。

????然后,她来到通往侧门的花园中,在树林中安静等候起来。

????直等了二个时辰,冯宛才从络绎出门的众人中,选定了一个婢女。这婢女十六七岁,一脸憨厚朴实的模样,她正提步朝侧门走去。

????当她走出十步时,冯宛跟了上来。紧走几步,当婢女来到门旁时,冯宛已经跟上。

????门卫瞟了一眼婢女出示的令牌,点了点头,放她通行。婢女刚走,冯宛便自然而然地跟在她身后,大大方方地向门外走去。

????门卫怔了怔,见冯宛气质出众,落落大方,不由以为她与那婢女本是一伙的。刚走出一步,又缩回了脚,任由冯宛出了府门。

????出来后,那婢女也发现了冯宛,她回过头,纳闷地看过来,不明白这个眼生的人,怎么连凭证也不拿便可走出府门时,宛已经头也不回地向街道中走去。

????走入一条巷道时,冯宛趁四下无人,从墙根挖了些泥,细细涂在脸上。然后,她从怀里掏出一顶信手从府中顺出来的纱帽戴上。

????纱帽很旧,被她折在怀里更是皱褶处处,配上她一身的陈衣旧裳,倒像一个从村里来的普通女子,不起眼的很。

????当冯宛走出巷道时,太阳高高挂在天上。冯宛抬头看了看,信步走向最繁华的街道,现在,她要去看看那些游侠儿是怎么回事。